鮮血幾何

【未授权翻译】Eyes Like The Sea 你的眸是海洋(未完)

作者:Wildknees

译者:letusw

说在前面:就是At Swim的第一篇。寒假作大死的产物,今后会慢慢补完的。授权完成之后再去要,我对自己翻中篇(?)的毅力没有信心。

简介:Loras不敢相信自己的糟糕运气。一个有他这般才华、有他这般潜能的人被派去做轻浮的Renly大人的侍从?这实在太不公平了,他已经下了憎恨自己新领主的决心,不管那人是否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英俊迷人。



Chapter One

那是一个看似漫漫无期的炎夏里的某一天,河岸正处于最美的全盛期,而Loras Tyrell的内心则苦闷异常。七神必定是为了嘲笑他,才在他逗留在高庭的最后一天里呈现出如此美丽的景色。明天就是他离开不知道多久——或许是几年——之前,最后一次着眼于这片美丽的土地。这使他感觉更糟了,那个他将要前往的地方真是……唉……

Loras掉头不再去看庭院里的景色,急冲冲地走过露台。Willas坐在一旁什么也没说,不用想都知道是在为回答他兄弟可能将要脱口而出的抱怨打着腹稿。

“我不想去,”这一定是Loras第二十次说这句话了。Willas叹了口气。

“你甚至都还不知道那里是什么模样。去一趟风暴地吧,给它一个机会。”

“我不需要‘给它一个机会’。我知道给一位尊贵的大人当侍从是怎么一回事。父亲的侍从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他们做的事情与打仗之间的关系就像太阳与月亮之间一样远。”

“只有你才会为了给Renly大人这样的贵族做侍从大发牢骚。你不会被怠慢的,Loras。Renly在风息堡有他的责任要照看,但我敢肯定他会花一些时间在你和你的训练上。”

“他才不是骑士。”Loras抱怨道,这又是一个一定重复了有二十次的牢骚。Willas再次叹了口气。

“他不仅是一位骑士,还是一位领主,”他说,这让Loras气恼地别过头。“他是这个王国中最显要的人士之一。风暴地的领主,国王的幺弟——我知道你傲慢自大,Loras,但即使是你也不能否认侍奉其他人很少能比侍奉他更光荣。”

Loras在像这样的状况下可无法忽视“光荣”这个词。Renly在获得他爵位的同时得到了他的骑士地位,而据说Renly那时还仅仅是个孩子,所以他怎么可能真正了解成为一位骑士的意义呢?而为什么Willas就是没法明白这一点?Loras默默地瞪着Willas,而Willas脸上被逗乐了的笑只能让他更愤怒。

“那么,你更希望做谁的侍从?”Willas问道。

“一位骑士,一位真正的骑士。Barristan Selmy爵士的侍从听说过不久就要受封了,我可以接替他的位置,或者Arys Oakhart爵士愿意接纳第二个侍从……”这两位大人所做的可不仅仅是整天坐在漂亮椅子上听平民们发牢骚,还有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御林铁卫的成员。加入御林铁卫、打破弑君者作为最年轻加入者的记录是他私底下的抱负,而为了实现他的目标,再也没有什么途径比成为现任成员的侍从更好的了。“要不就是一把宣誓效忠高庭的利刃,甚至一个配得上自己头衔的乡野骑士也可以。只要不是Renly谁都行。”

Willas并没有被说服。他提起一边眉毛看向Loras,“那你觉得父亲得知你不愿随侍Renly之后会怎么想?你知道他对这个安排有多满意。毕竟,风息堡的领主或许自有充分的理由嫉妒Tyrell家族。”

Loras有些发恼。这个话题已经被提起过不知道多少次了,而Loras该拿风息堡攻城之战怎么办?这件事发生时他不过是个婴儿。“他不是骑士。”他暴躁地重复道。

“他是骑士,他是一位和蔼、迷人的大人,聪明、讨人喜欢。去年他在为国王命名日举办的比武大赛上参加马上长枪比武,我那时见过他。”

Loras听到这里振作起来。“他在比武大赛上表现如何?”

“……不怎么样,”Willas犹豫了一下承认道,“他只骑了两圈就从马上摔下来了,但那次他的对手是位比他年长得多的骑士,而且人们仍旧为他喝彩,即便这是一场败仗。”

Loras耸耸肩送走了他仅存的一点期待,“那就是说,他们并不是在为他的技艺喝彩。这有什么意义?”

Willas叹了口气。“Loras,过来。”

“我不想。”

“Loras。”Willas说,Loras不情愿地拖着脚走过去,坐在Willas用来支撑他坏腿的凳子的边缘上。Willas伸出他可靠的大手放在Loras 的肩上。

“你应该给它一次机会。Renly或许没有你希望你所随侍的战士那么完美,也许你没法像你所想的那样总是跻身于战场,但除了上战场你还有很多事情是必须要做的。而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风息堡有着令人难忘的风景,而且在那里你可以和卫兵士官一起操练。也许他的方式和Vortimer爵士不太一样,这样你也将学到不少东西。再想想你将在新环境下交到的朋友。”

Willas的嘴里总能道出金玉良言,但这一次他的话无一能让现状不那么令人讨厌。“我才不在乎交朋友。去那里我就见不到家人了。”

Willas带着一丝笑意挑起眉毛。“那么告诉我,倘若反之你的目的地是君临,这又和现在有什么不同呢?”

Loras有些退缩,他被自己的话套住了。“没有区别。”他承认道。

“没错。现在你只是为了抱怨而抱怨。你会喜欢那里的,Loras,我保证你会的。”

才不,Loras对自己说。



评论
回到首页
© 鮮血幾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