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幾何

【翻译】Blossoming Friendship(未完)

Blossoming Friendship

作者:lemon

译者:letusw

配对:Renly Baratheon/Loras Tyrell

简介:Renly had never really had a friend before. As a lord and a member of the ever dysfunctional Baratheon family, Renly never really thought he needed a friend in the first place. But when Loras arrived, that loneliness he'd been pushing aside for so long once again makes an appearance, and this time he has someone to talk to. Renly此前从未真正有过一个朋友。作为一位领主和永远不正常的Baratheon家族的一员,Renly起初从未认真想过自己需要一位朋友。但当Loras来到他身边,被他抛开许久的孤独再一次在他心中生根发芽,而这一次,他有了可以听他述说的人选。

 

第一稿,翻了一半先发一半上来。相当不错的一篇友情文,这意味着我面对lemon那些华丽的肉文再一次退缩了……

依然是未授权纯练手译文,所以请不要转载。



站在训练场边上一棵绵绵不绝地散落着花粉的树下,Renly看着那些手握练习用剑的年轻男孩四处跑动,当他们做除了训练以外的一切事情时,脸上总带着笑容,脸颊上洋溢着兴奋。看来The Master at arms决定让他们休息一下,而侍从们开始随意地奔跑起来,玩各式各样的游戏。

带着他们的剑。

倚在围栏边,并庆幸着这里能有一方为他遮挡阳光照射的荫庇,Renly撅起嘴打量了tmaa一会儿,那人躺在武器库外,眼睛闭起嘴角耷拉着打着盹儿。Renly和Stannis 、Robert一样,都在侍从其他领主之前在他手下接受过训练。他所目睹过的穿过风息堡殿堂的人比大多数人一生所见过的数量还要多。他富有经验且深受敬仰……

但他也让孩子们带着剑到处跑,当然,是未开刃的练习用剑,但剑毕竟是剑。

Renly往围栏上靠了靠,叹了口气。他把下巴靠在手掌上,眼神在他的新侍从身上游移。鬈发在他脑后飞舞,修长的肢体带动着他向前奔跑。Loras Tyrell追赶着另一个男孩,当他们在训练场上奔跑,玩耍着一个Renly猜测叫做“幻影猫和鹿”的游戏时,他的速度提升得很快。Loras只花了几秒钟便捉到了男孩,他们大笑着转入下一轮,Loras成了被捉者。他们又跑又跳地穿过训练场,似乎不为其他孩子的没精打采所动。

Loras来到这里只有短短几个月,决绝是他眼里存在的最珍贵的东西,他把头昂得老高,胸挺得笔直。Renly早有耳闻Tyrell的傲慢自大,但Loras似乎早已秉承了这一传统并将其发扬光大,对自己的能力出乎意料的自信,尽管他自己不过是个连非正式训练都没接受过多少的小孩子。即便如此他已经来到了这里,尽管那天中午他在第一眼瞧见这个瘦小的男孩踏入风息堡时充满了担忧,而且夏天的淋浴后浑身湿透的他看起来更小个儿了。事实上,Loras给主楼里的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既尽职又有礼貌,叫他办的事情总能办到,并且办得很好。他既不偷工减料也不在被拜托时发牢骚,哪怕是被叫去对付的是泥巴和煤灰。

他作为侍从真是再好不过。

但Renly还没怎么和他接触过……

Renly看着Loras躲开了一只试图拍向他的手,并在Loras又一次提前避开幻影猫攻击的同时笑了起来。

Loras一直……在和他保持着距离。至少,这是Renly所感觉到的。当Loras作为他的侍从真正与他同处时,Renly没法突破他那张和其他男孩一样公事公办的面孔。他大笑着同那些男孩一起玩耍,而在Renly面前他又极力做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不会做除Renly的命令以外的任何事。Loras不会在他面前大笑,不会和他开玩笑,也从不曾和他一起玩幻影猫和鹿。

而这个想要与小自己四岁的孩子一起玩这样一个小孩子游戏的想法让他有些脸红,嫉妒的心情令他尴尬极了。Loras只有11岁,而Renly已经15岁,更不用说还是个领主。他不该想要和自己的侍从一起玩愚蠢的游戏……

可是他的确想这么做。

他想看到Loras的笑容,想和他一起愉快地玩耍——而不是和其他的孩子。

Renly成长过程中从未有过与他同龄的孩子。最初的几年陪伴他的是战士和他的哥哥,那会儿他们把自己锁在在城堡的主楼里。像孩子一样玩乐的时光总被求生的诉求笼罩在阴影之下,要不就是Stannis告诫他不应行事轻佻——他们是在打仗,在打一场由他们的兄弟所激起的战争,所以Renly应当守规矩。等到战争结束、城堡也归为他名下,Renly被看做是一个领主而不再是个孩子了,尽管那时他才八岁。他的朋友开始变成了他身边的成年人,侍女和一些封臣之类的人。他们就是Renly所能对话、所能一起玩耍的人。不管是玩娃娃还是木头骑士,还是带着脑子里的幻想奔跑着穿过依海而建的城堡主楼。

但是成人不会陪他玩耍太久,而不久之后Renly就被独自留下做他想做的事了。他曾在海边的岸上四处跑动,收集贝壳然后把它们想象成海里的人鱼;又或者跑到树林里看鹿儿们嬉戏,假装鹿群是他的朋友以便与心中的孤独抗争,即便它们在他穿过灌木丛时就跑远了。

Renly曾经是独自一人,而即便他不喜欢这样,他也必须适应它。就像他必须适应没有家庭的生活,即便他的哥哥们在他们寥寥无几的信件中可不会这么认为。然而当他得知自己将得到一个新侍从——一个来自高庭的小男孩——他为自己将拥有一个朋友的未来而高兴异常。一个可以陪他说话,和他年岁相近,可以倾听他的梦他的惧,他的愿望他的奇思妙想的伙伴。

但Loras并没有成为这样的一个人。Loras和他保持着距离,就像其他前来风息堡接受训练的孩子们一样。Renly不明白这个,真的不明白,可他年长的身份使他及其尴尬于哪怕只是叫Loras和他一起玩幻影猫与鹿。


评论
回到首页
© 鮮血幾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