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幾何

【翻译】One Year Later 一年过后

作者:Airawyn

译者:letusw

配对:Tim Drake/Kon-El, Tim/Kon

作者的话:写给DCU脑洞版的求梗:“亲密关系在无限危机前就已经确立。自Kon复活之后两人第一次睡在一起。对于Kon来说,距离他们上一次见面似乎仅仅过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但对于Tim来说,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虐心或者卖萌(或者两者都有),我都不介意。:)”

简介:

Kon's been gone for over a year, and Tim's changed.

Kon已经离开了超过一年的时间,而Tim有了一些改变。


译者:挖老坟练手第三弹,这篇给我的印象很深,想想还是把它找出来翻了。除了发在微博和LOFTER上以外无意将这篇发布在其他地方,所以就不去挖老坟要授权了。

 

 

Gotham

Kon过去在见到Tim住的公寓时有些震惊。不是因为里面的脏乱,因为他知道Tim总是太专注于工作以至于没有注意到那些微不足道的细节。而是因为冷。就是,字面上的冷。Tim有一些昂贵的、造价和一整个Kent农场差不多的自动供暖设备,可他甚至没有费心去使用它。

哦,对了,还有一个事实就是那里看起来就像没有任何东西安顿在里面。没有哪件物品是已经被拆开的。家具或许是和公寓一起的,而咖啡机或许是唯一一件没有被灰尘覆盖的物件。

Kon轻弹打开了供暖控制器的嵌板,注视着按钮。好吧,他看到了箭头和数字,可那些希腊字母是什么意思?他伸手摁了一个“向上”的箭头,并希望那表示的是温度,这时他感觉到Tim的手环上了自己的腰。

“这是个坏主意。”Tim说。他摘下他的头罩,还没清洗的头发垂在眼前。“它会触发安保系统。你觉得冷吗?”他好奇地看了一眼Kon。

“不,但你应该觉得冷。”Kon说。他把手抽回来。“这里冻死了。”

Tim皱了皱眉,但他把一张构图很巧妙的海报推到一边,然后打开了一个隐藏的嵌板。Tim重新设置环境控制系统这种事Kon已经见怪不怪了,对于一个已经是偏执狂怪人的家伙来说,Tim把“偏执狂怪人”做到了极致。

“我打算去洗个澡,”Tim宣布道,干脆地把海报滑至原位。“转角那边有一家不错的泰国菜。你想吃晚饭吗?”

“我想要你,”Kon说。他伸手覆上Tim的脸颊。

Tim蹭了蹭自己的鼻梁。“我很抱歉,”他说,“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用意不在杀我的人待在一起了。”他伸手挠了挠头。“可我需要洗个澡。说真地,你不知道我在这件装甲里出了多少汗。”他轻拍“Red Robin”制服的弹药带。

Kon让步了,挥挥手。“好吧。你出来的时候我会等在这里。”

 

Tim顶着洗净的、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洗手间,穿着一件T恤和一条运动裤。Kon吃惊地倒吸一口气。

“天哪,Tim。”他说,从床上滑下来走向他的男友。Tim过去总是属于精瘦的类型,但他还有稍有些圆润的脸颊以及包裹着他作为Robin所练就的肌肉的、适当的脂肪。现在那层脂肪不在了。圆润的脸颊不在了。任何不是肌肉和骨头的东西都已经燃烧殆尽。Tim眼睛的看起来很暗,凹陷下去,而Kon可以看到新鲜的疤痕遍布他的手臂,红色的印迹还未褪变成白。Kon把手盖在Tim胸前。

“怎么了?”Tim问道,由衷地感到困惑。

“你不吃饭的吗?”Kon问他。

“我有过一段增速生长期,”Tim说,脱离Kon的触碰。这是实话,他长高了一点,但他的体重变轻了,Kon可以肯定这一点,而且——等等,Tim行动的姿势——

“把你的衣服脱了,”Kon要求道。

“Kon,你的调情技术该练练了。”Tim扯出一个轻笑。

“我有X视线,Tim。你不可能瞒过我。”Kon说。他在胸前叠起双臂。他才不会在意自己这会儿是否听起来像个专横的家长。

Tim缓缓脱下他的T恤,露出他腹部那道发了炎、还在愈合的深长伤口。Kon可以看到那些缝针针脚松动的迹象。

“天哪,Tim,”他轻声说。“是什么把你弄成这样的?”他把手放在Tim的臀上,仔细检查伤口。

“刀,”Tim说。“意外地碰到了我。”

意外地碰到Tim?从前面?Kon猜这是可能发生的……但一丝疑问在他胸中增长。他拽了拽Tim的臀部,督促他背过身。Tim不情愿地服从了。他背后的下半部分有一道与之相称的红色伤痕。Kon轻轻触碰Tim的臀部,就在开始褪色的针眼下面。“有人用一把刀刺穿了你!你以为你刚刚没有提到这一点?”

“我挺好的!”Tim抗议道。Kon看了他一眼,然后伸出手指轻抚皮肤才刚刚开始愈合的散口。Tim痛苦地发出嘶嘶声,抓起Kon的手。“当我的朋友不在戳我的痛处时我是挺好的。”

“你都干了些什么?”Kon询问道。

“你懂的,”Tim说,“搜寻Bruce还活着的证据。”

“在没有人为你当心背后的情况下。”Kon说。

Tim猛地脱离Kon,把他的T恤套到头上。“谁也没留下来。”他抢白道。他从地上抓起一双运动鞋,离开卧室。

“Tim——该死,Tim!”Kon挡在Tim前,在他离开前关上了公寓的门。

“我还有另外五种方式离开这间公寓。”Tim说。他把鞋子扔在地上,把他的光脚塞进去。

“那就用上它们。我会跟你一起走的。”Kon说。“事实上,关于晚饭我改变主意了。”他从门口前走开。“一起去吃点东西吧,很多很多东西。”

“我不饿,Kon。”Tim叹了口气。“你能不能别大惊小怪了?”

“我?”Kon把手放在Tim的肩上,引导着他走向一面悬挂在门厅的大镜子。Tim翻翻白眼,任由自己跟着走过去。“看看你自己,Tim。”

Tim顺从地看向镜子,耸耸肩。“Yeah?我知道我自己什么样。”

“你知道?”Kon问道。“因为你看起来好像对自己是死是活毫不关心。”

Tim咬着他的嘴唇,什么也没说。

Kon紧紧闭上眼,轻轻把手臂环在Tim的腰上。“向我保证,”他用低沉的嗓音说道,“向我保证你会照顾好自己。无论我是否在你身边。”

Tim在他的臂间重新放松下来。“向我保证你再也不会离开。”

Kon一瞬间犹豫了,他感觉到Tim再次紧张起来。他不想死,但如果他能够回来,能够改变他所做的,取而代之让世界面临危险——好吧,这不是一个他能真心实意许下的诺言。“我为我的死道歉,”他轻声说,在镜子里对上Tim的眼睛。“你能原谅我吗?”

一滴眼泪从Tim的眼角落下。“我——我怎么可能为了这个对你生气?”

“可你现在就是。”Kon说。

“我没有。”Tim说。“再也不是了。”他转过来,额头贴上Kon的。“我担心我会再次失去你。”

他们在一起站了很长一段时间。Kon用手臂环着Tim但并没有把他揽近,担心这会触发他旧伤上的新疾。而后Kon发出颤抖着的大笑,轻轻亲吻Tim。“我会和你达成协议,”他说,“如果你保证自己会活着,我就保证自己不死。”

Tim哼了一声。“老天,你太讨人厌了。”他考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我保证我会尽量。”他说。

“那么我也保证同样的话。”Kon说。他再次吻了Tim,而这一次Tim吻了回来,起初有些踌躇,就像在Kon闪现的记忆中他们第一次亲吻时的样子。

绿色的手套抚在他的腰上,然后是后背,再然后徘徊在空中,不确定它们归属于何处。标志“R”的尖锐边角嵌进他的胸前,多米诺面罩的皮革材质划过他的脸颊。突然地、他终于亲吻着Robin,并突然为之兴奋,为之讶异。

现在,就像那时一样,Kon将亲吻加深。他不假思索地收紧了手臂,然后惊恐地定住了。

“没事,”Tim抵在他的唇上低声说。“我差不多痊愈了。你不会伤到我的。”

Kon将Tim的头发捋开好让自己亲吻他的耳廓。“很好,”他在亲吻的间隔里说。“因为晚饭之前我有一些事情要做。”


END



评论(5)
热度(55)
  1. 铁蹄玫瑰鮮血幾何 转载了此文字
    码!!!!
回到首页
© 鮮血幾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