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幾何

【授权翻译】And Who By Fire 谁于水火之中(Ch 01)

作者:Mikimoo

译者:letusw 

校对:Chrisw 

配对:Dick Grayson/Jason Todd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90751

敏感元素注目:Permanent injury, amputation, behavioral changes due to brain injury, bit of gore, dysfunctional relationships

永久性损伤,截肢,由脑损伤造成的行为变化,少量暴力成分,人际关系障碍。(我觉得可以再加一条“大量的鄙俗语”(ry)

授权:

That would be great! I am flattered you want to translate it and would love to know what your friends think of it! 

简介:

Both Dick and Jason are caught in an explosion that changes everything. Burdened with a shared sense of guilt and isolation, they are forced to rely on each other. Together they might heal. Or possibly just kill each other.

Dick和Jason被卷入一场爆炸之中,自此一切都变了。背负着他们所共有的内疚与孤独感,他们不得不互相依靠。在互相依靠中他们可能从伤痛中走出来。或者,伤害彼此。


译者的话:欢迎回复,因为作者说她想看看大家的感想嘛。如果可以我会翻译一下给她看的。感谢Kr的Beta。SY地址: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23819-1-1.html



Chapter One

 

那是一阵烦人的嗡嗡声。它令人感到熟悉,就好像这是他时常能听到的一样。随之而来的是爆裂声,就像静电,而模糊不清的词句从这噪音里浮现出来。

感染……外伤……15%的成功率……

……韦恩先生……

韦恩先生。这个词将画面跌跌绊绊地传送至他的脑子里,将感觉推进了他的身体之中。他努力想要追上它们,抓住它们,然而它们打着旋飘开,就像被风吹散的马蜂。

然后,过了不久,探寻的渴望和恐惧感在他心中萌生,仿佛他曾失去过什么,却怎么也记不起来。

而后,他在黑暗中沉浮。

这一切持续得太久,他迷失于其中。

 

他醒过来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能看见东西。穿白衣的医生,依稀传来的熟悉的古龙水味。在某个古怪的刺耳的瞬间他以为自己从爆炸中幸存了下来。小丑。

然后他想起他并没有。

这是别的什么糟心事,一些他给自己找来的新麻烦。他被药物搞得有些迷糊,但他能感觉到他下半部分身体的疼痛,一阵隐痛让他的呼吸猛地抽紧。

“嗨,Jason。”一位身穿亮白色长袍的医生说,她的表情隐没在口罩后无法看清。“你现在在哥谭纪念医院。”

Jason朝她眨了眨眼。他不记得该怎么开口说话,他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肺里充斥着烟和火的气味。

“请躺平不要动,你已经得到妥善的照顾。”她告诉他。“你很勇敢,你救了另一个年轻人的命。韦恩先生非常感激,他承担了你所有的治疗费用。”她检查了他的输液管,然后察看他身旁一个巨大的模糊物,他猜想那是一台记录他体征的仪器。

“到目前为止你已经把不可能化为了可能,Jason,再坚持那么一下。”她的表情让人感觉很温暖,就好像她在微笑,她的眼神和善却又遥不可及。

而后他再次沉入黑暗之中——但这一次他做了一个梦。他看到火焰和鲜血,听到自己的喊叫声,感觉到炽热的火花随着空气被吸入气管。他看到白色的头盖骨在血肉中隐现。

 

“我不知道我应该给你一个拥抱还是应该到此为止。”

Jason眨了眨眼睛。坐在他对面的孩子有眼熟——乌黑的头发,亮色的眼睛和有着好看形状的薄嘴唇,紧紧地抿着,宣告着其所有者的不赞成态度。但Jason不太能够断定他的身份。他一言不发,不确定自己所面临的状况。他只是透过眼睫凝视着,意识只清醒了一半。

“Bruce可受不了同时失去你们两个,所以你最好撑过去。”那孩子说。

Jason又看了他一眼,而孩子看了过来。他应该知道他,他应该对他有某种感觉。然而他脑子里一片空白。药物造成的迷糊背后只有漫无边际的焦虑。

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Jason先前没有注意到,而这本该令他困扰,可他没法集中精力。他想过要转过头去看那个闯入者,但他放弃了,他的身体太过疼痛使得他没法去考虑这些。

“走吧,Tim少爷,让这孩子好好休息。”

Tim少爷,

Tim Drake,

替代品。

这个名字给他带来了如潮水一般涌来的记忆和感受,但他从中摆脱出来,把视线从Drake紧抿着唇的表情前移开。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感觉到痛苦,眼前的世界虚幻缥缈,稍纵即逝。

到了后来他的意识开始逐渐清晰,片刻的清醒状态开始出现在黑暗与梦境之间。他认出了他的拜访者们:经常来这里的Tim、Alfred、Gordon局长、Bruce。

他陷入痛苦之中,他的思绪乱作一团。然而他对自己失而复返的混乱记忆没有任何准备。

 

它们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他还在睡觉,一丝无烟硝化甘油火药和甲安菲他明的气味传来。这令人感到熟悉而亲切——这背后满是复仇的誓言。

然后,一幅画面闪现——夜翼,追着一个人掠过楼顶,在街道上着陆后跑进一栋大楼里。

这栋楼快要爆炸了。它将会像烟火一样被炸开。该死。

他对那一瞬间记忆犹新。该死。

血液在Jason的身体里扑通扑通地流动,沉重而飞快,仿佛他的静脉被掺入了毒素。

夜翼不知道大楼将会爆炸,他还没意识到自己正踏入危险之中,他就要死了。

Jason或许并不很喜欢那家伙,可他不打算站在一旁看着他被炸死。

他跟着夜翼跑进了大楼。

这个举动如此愚蠢、傻气、意气用事,他知道希望渺茫,他知道他将会因为这个愚蠢的黄金男孩而死去。

时间流逝得很慢,他看到夜翼服装上的闪光,看到被Dick追着跑入大楼的毒品贩子身上的绿色T恤。当他快步追赶时他能感觉到脚下坚硬的深灰色混凝土地板。他听到自己的喊叫声,在随后的爆炸声的压迫下沦为一声徒劳的附和。爆炸撕裂了他的身体和意识,将他抛向地面,仿佛他轻若无物。而他的耳朵嗡嗡作响,纵使他已经被烟尘熏到窒息。

他清醒过来,意识在爆炸后一片异常的寂静中游移,血流到他的眼睛里。他设法找到他的兄弟——并很庆幸地看到他还有呼吸。

Dick四肢摊开、狼狈地倚靠在墙边,但他还活着,他的胸口有明显的起伏,他无力地挣扎着想要动作。Jason痛苦地爬起来,穿过烟尘和碎片去够着他。Jason跌跌撞撞地拉近最后几步距离,把Dick沉重的身体拉起来,拖拽着他走向门口。Dick的脑袋耷拉着靠在他的手臂上,仍然处于爆炸造成的不省人事的状态,但他的眼睛还在颤动着,可以看到些许有意识的反应。

然后。

然后第二次爆炸袭来。

而Jason的思绪不愿再往下进行下去,不愿看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他失去了什么,但他不太能记起来。

他感觉烈火焚身。

一种不真实的感观随着每一阵真实的肾上腺素打入他身体。

Jason的腿愚钝而毫无反应。他的裤子和靴子与他的腿贴合在一起。他可不想看到这个,所以尽管他的下肢痛得异常可怕,他还是扭动着向前看去。

那是一声哀鸣,一声支离破碎的喊叫声。

……他的心跳在……迅速变弱……

……必须阻止感染扩散……

然后他看到了Dick。他躺在入口处。他看起来就像一只破损的玩偶,肢体扭曲地垂挂着。然而通过这异常清晰,以至于让他很不舒服的视觉,Jason可以看到Dick的头盖骨。

Dick的一部分脸庞被撕裂开来。

他能看到他兄弟的头盖骨。

 

Jason睁开了眼。

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转。

当他的视力恢复过来的时候,他意识到他狂乱的幻觉来自于记忆,而他知道它们都是真的。

Dick死了。

这是他的错。

 

 

 

 


TBC.


Next Chapter 下一章节


评论(3)
热度(49)
回到首页
© 鮮血幾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