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幾何

【翻译】Message to a Lost King 致一位逝去的王者

作者:Gehayi

译者:letusw

配对:Renly Baratheon/Loras Tyrell

简介:

After the Siege of Dragonstone, Loras Tyrell mentally composes a letter to Renly Baratheon.

龙石岛攻城战之后,Loras Tyrell在脑海里给Renly Baratheon写了一封信。

写在前面:翻这篇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看到就当做博主脑子被德文语法操了缓一缓就好(。#娘炮文风也是试炼的必经之路#



我不得不在我的脑海里写这封信,因为我再也无法拿起一支鹅毛笔了。而如果我能用我那破烂不堪、无用的手指握起一支,我也没有胆量把这些词句写到羊皮纸上,以免Varys的蜘蛛俘获了信函。自从你去世之后——这可多亏了Tarth村妇的嫉妒,我可以肯定这一点,尽管她发誓你是被一道黑影所刺杀的——我终于学会了谨慎。无论这是捏造而来的愚蠢谎言还是令人不安的真相,无论如何,我无法承受这些。因为我能在我的耳朵里听到你被逗乐了的轻笑(尽管自从沸油浸没过他们之后,这些天以来我所能听到的已经少之又少);因为我能透过关于黑影谋杀的思绪,看到你眼睛里闪烁着的好奇的光彩。

你从不畏惧禁忌——或者说是为长者和愚人所宣称必须被禁止的事物。在你离开之前,我也是一样。

我没能在谎言和背叛前守护你,我的国王,为此我将永远不会原谅自己,无论我是生或死。但永远别质疑我对你的爱。倘若我可以,我愿意把我的爱意写在跨越天际的炽热如火的朱纸上——那是爱的颜色。或许还会再加以拙劣并且缺乏想象力的一一阐述。你会喜欢的,我知道。我可以看到你的模样,赤裸着躺在凌乱的白被单下,日光与你的笑容相互竞争,力图把对方比下去。

我禁不住花长久的时间去回想着你,精瘦的躯体拥着我的(通常在Margaery拥着你的时候),或是你饱满的嘴唇贴着我的颈和腰。你还记得我们认定各自身上的每一处伤痕都是一个星座的那晚吗?整整一夜我们都在为每一处伤痕编造一个属于它们自己的神话。

我真想知道你会说些什么,倘若你能看到现在的我——我所成为的,焦黑、独眼、面目全非的东西,这多亏了我对尽快结束龙石岛攻城战的渴望,该死的鲁莽,以及无疑是Lannister母狮子所为的幕后操纵。你会惊恐、厌恶地看着我吗?这念头令人心碎,然而你怎么可能不嫌弃我呢?我自己都嫌弃我自己。

我听到我的营房外有人议论,聒噪的说话声吵个没完,他们说我现在的处境是七层地狱给予我的惩罚,因为我是“Renly的小玫瑰”。状况糟糕的日子里,我常常梦见自己再次成为一个英雄*,将自己的长枪刺入神明的心脏里,那些神狠毒到了把你从我身边夺去,并给予我……如此惩罚的地步。状况稍好的日子里,我坚信你是上天赋予我的赠礼,就像高庭漫长的夏天和遍地盛开的花。

然而花和夏天都将消逝在时间里。那照亮并温暖了整个世界的太阳啊……离了你我该如何活下去?而这世上又怎么可能存在什么东西——或什么人——能够与那太阳相提并论?

我只剩下一个愿望——希望你去拜访异乡人*,拜托他在今夜将我带到你的身边,无论你在哪里。我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再逗留下去了。

我等待着您的召唤,陛下。

 

 

 

*: 1)原文:hale    2)原文:the Stranger

 


评论
回到首页
© 鮮血幾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