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幾何

【授权翻译】And Who By Fire 谁于水火之中(Ch 02)

作者:Mikimoo

译者:letusw

校对:Chrisw 

配对:Dick Grayson/Jason Todd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90751

Warnings include: 

永久性损伤,截肢,由脑损伤造成的行为变化,少量暴力成分,人际关系障碍。(我觉得可以再加一条“大量的鄙俗语”(ry)

简介:

Dick和Jason被卷入一场爆炸之中,自此一切都变了。背负着他们所共有的内疚与孤独感,他们不得不互相依靠。在互相依靠中他们可能从伤痛中走出来。或者,伤害彼此。


译者的话:欢迎回复,因为作者说她想看看大家的感想嘛。如果可以我会翻译一下给她看的。感谢Kr的Beta。SY地址: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23819-1-1.html


Previous Chapter 上一章节 | Next Chapter 下一章节


Chapter Two

 

“我很遗憾,Jason。”Bruce说。

“我很遗憾,Jason。”漂亮的女医生说。

“为你感到遗憾,孩子,你有什么家人可以让我帮你找来的吗?”Gordon局长说。

每一个人都在为某事而表示惋惜。很遗憾他又被炸了一次?很遗憾为了熬过发热和止痛药他不得不耗尽了所有的精力?

Tim是下一个,但他只是看着他,脸上的表情难以名状。他们所做的仅仅是互相盯着对方,在一阵的漫长沉默之后,Jason惊讶于自己试图开口说话。

“你也是来向我表示惋惜的?”他以嘶哑的声线说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生了锈的铁,他感觉喉咙干涩,仿佛仍在为火舌舔舐。

“我来向你道谢。”

“为了什么?”被炸飞?

“Dick的状况准备好转了。”Tim说,而这不可能是真的。

“他死了。”Jason咕哝着说,“白痴。”

Tim的嘴角扯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不,你救了他,你把他救了出来——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如果没有你他会死。”

这就好。他不希望Dick死去,他不希望那一抹头盖骨的画面成为他关于Dick的最后的一段记忆。毕竟他还欠他一脚踹呢。

“他还活着?”他问道,他需要确定这一点。

“是的。尽管还处于生死边缘,而且一直没有进展——第一个星期他生命垂危了两次,从那以后他就一直处于诱发性昏迷之中。他会好起来的,他们认为。”

“很好。”Jason感觉很疲惫,这所有的对话和思考对于他来说都如此艰难,但他还剩下一个问题,“Tim?”

Tim顿在站起身的动作中,看上去在为听到自己的名字而感到惊讶。“嗯?”

“为什么每个人都对我说‘抱歉’?”

Tim的目光游移不定。“医生没跟你说?”

Jason感到一丝恼怒——它对于他来说就像一位老朋友。显而易见地没有,蠢蛋。

“该死,该有人告诉你的,”Tim喃喃自语,“该死的,Bruce。”

Jason对乖宝宝Tim对着蝙蝠的名字谩骂感到惊讶,但与此同时他也意识到,显而易见地,对于前“神奇小子三号”来说,这次的状况有多糟糕。

“Jason,你身上、腿上的烧伤……”Tim顿住了,他的表情严肃而悲伤。

Jason感觉眼前天旋地转。他能感觉到自己腿部的疼痛——他只是在醒来之后从没费过心去查看状况。对于他来说,半坐起来的姿势需要耗费相当大的体力。

“告诉我,我没法坐起来看。”Jason咕哝道。Tim无疑是他们这个家族里最勇敢的人——而他自己则是唯一一个能够与他并肩前列的人。“告诉我!”他咆哮。

但即使他这么说,他已经知道答案,他的心揪了起来。

“你两边腿都有严重的烧伤:左腿80%,右腿30%。”Tim的声音逐渐微弱到几不可闻。

Jason尽可能弯起身来,往下看去。

然后他瞬间感觉到痛苦再次袭来。他发出一声呜咽,躺回床上。“有多糟?”他在剧痛中嘶哑着说。

“他们想尽可能保住两条腿。他们对你的状况观察了一段时间,但情况并没有出现乐观的趋势。导致烧伤病患死亡的通常是感染或者败血症,你知道的。”

“你能不能省下统计资料直接跳到关于我的部分?”Jason咆哮道,他感觉自己像是漂浮在一汪如水一般的不真实的感触之中。这不可能真的发生在他身上。

“如果他们截掉你的左腿,你的存活可能性就会大大提升。”

“谁做的决定?”在得到回答之前他就已经知道答案,但他需要亲耳听到它。

“Bruce和你的医生商量的。”

“他不是我的监护人——”Jason吃力地呼吸,他的喉咙像火在烧。“再也不是了,Jason Todd在法律上已经死亡。我也再也不是他的养子,他没有权力决定任何事情!”

Tim看起来很不自在。“现在这还是最重要的问题吗?”

“当然了!”噢上帝,他被截成残废了,Bruce让他们把他给搞成了残废。Jason感觉整个世界向他袭来,他的视野由边缘开始向中间逐渐向灰色褪变。“截了多少?”他喘息着说,他必须要知道。他不确定自己能感觉到多少——尽管很可能也被截掉了,他敢说。

“超过膝盖,我——”他在说出来之前停住了,但无论如何Jason听到了它:我很抱歉,Jason。

“还有别的吗?”就好像这还不够似的。说不定Bruce还决定移除他的一些器官。

“你还有大量的瘢痕组织需要应对,假设你决定保留你的右腿。”

“假设!?”

“现在仍然存在风险,仍然存在出现第二次感染的可能,事实上大多数遭受三、四级的患者,其引发死亡的感染通常经过——”

“停下!”Jason冲他咆哮——愚蠢的极客男孩还有他的统计资料和百科全书似的知识。如果他打斗的能力能有他思考能力的一半,Jason敢肯定自己将不得不给他那颗过剩的大脑打进一颗子弹,好阻止他称霸整个世界。

含糊而深切的仇恨实际上已经平息下来,他深吸一口气。

“疤痕会有多糟?会影响活动吗?”他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自从他来到医院之后这是他第一次清醒了这么久。

“会非常糟糕——右腿的下半部分以及,呃,左腿的大腿上部。以及,你腹部、背部下方的一些烧伤,但程度没有前面提到的那些严重。”Tim有些坐立不安,他很可能仅仅是跟自己谈论这些话题一项就已经违逆了某些嘱咐。

“再告诉我一件事?”Jason问道。

Tim对他点点头,一如既往的真诚、专注。

“我那玩意儿还好吗?”

Tim迟疑了片刻,“呃,很好,据我所知。”

“太他妈感谢了。”Jason嘟哝道,然后放任黑暗再次将他淹没。

 

“他们俩都在爆炸中幸存下来,真是个奇迹。”

Jason缓缓清醒过来,那些词句透入他的梦境中。现在集中注意力已经容易多了,调节他的呼吸并欣然进入睡眠容易多了。偷听变得容易多了。

“你还有关于爆炸起因的进一步消息吗?”那是Bruce。他需要知道答案,他需要打好掩护。

“有人在大楼地下室外设立了某种甲安菲他明实验室。”那是Gordon局长。“我们认为它的爆炸是由意外导致的,但它有可能被幕后操纵,有可能被设置好后备以防万一爆炸中止。毕竟你儿子是一名警员——我假设他当时在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进行调查?”

这是一个多么合理的关于Dick出现的解释。Jason不得不去好奇他们为自己捏造出了什么样的背景。

“这孩子怎么样?关于他的预后*如何?”Gordon过了一会儿说,他的语气温和,带着同情——那么他们显然还在谈论Dick。

“他们还不知道,除非他醒过来。他们认为他醒来的可能性很大,但爆炸给他带来的伤害太大了。他将需要进行整形外科手术来弥补外表,尽管他们告诉我程序不会太过复杂。”

“Bruce……”

Bruce叹了口气,声音听起来有些憔悴。“影响主要作用在头盖骨上部,那里有可能对他的额叶造成了损害,但也有可能波及其他的区域。能否完全恢复取决于损害的严重程度。”

Jason没在担心。Dickie有一颗结实的脑袋,让他崩溃的更可能是面部重塑材料,而非一处愚蠢的头部创伤。

“……还有年轻的Smith先生?”Gordon说,拿起Jason的病况图表。

Bruce本可以给他选一个更有趣的名字,说真的。

Gordon轻轻拍了拍Jason的手臂。“起初我们处于他到底是受害者还是罪犯的疑虑之中,但看起来他的创伤是在他在爆炸的一瞬间冲入大楼时在他身上形成的,并且这些伤在他试图将Dick拉入安全地带的过程中恶化。我认为这让他成为了一个见义勇为的英雄。”

“我猜你是对的。”Bruce轻声说,Jason感到自己心中有某些纤细脆弱的东西碎了。

他他妈的就不是个英雄。

“可怜的孩子。我没法找到他的家人,他只是朝我眨眼睛——处于震惊之中,我被告知。尽管小Tim似乎和他进行了一两次交流,可他说他也没法给我提供更多信息。”

“他的确和他说过话了。”Bruce说,而Jason可以在他的声音里察觉到一丝尖锐。他不会嫉妒Tim不可避免将要面对的那场与Bruce的谈话的。

“我打算支付他的治疗还有复健费用——无论需要花费多少钱。这是我能为他做的唯一一件事了。”Bruce说,Gordon轻哼表示赞同。

房门呼地打开,又在其中一人离开后关上。房间里一片寂静,Jason继续闭着眼,保持平稳的呼吸。一只手轻轻抚弄他的头发,一丝令人晕厥的属于Bruce的古龙水味儿飘来。

“我会让这一切走上正轨的,Jason。”Bruce轻声说。

“去你妈的。”Jason闭着眼回答。


 

 

 

TBC. 

 

 

注:

  1. 预后:在医学上,“预后”是指根据经验预测的疾病发展情况。

 

 

 



评论
热度(24)
回到首页
© 鮮血幾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