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幾何

【授权翻译】And Who By Fire 谁于水火之中(Ch 05)

作者:Mikimoo

译者:letusw

校对:Chrisw 

配对:Dick Grayson/Jason Todd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90751

注意:

永久性损伤,截肢,由脑损伤造成的行为变化,少量暴力成分,人际关系障碍。

简介:

Dick和Jason被卷入一场爆炸之中,自此一切都变了。背负着他们所共有的内疚与孤独感,他们不得不互相依靠。在互相依靠中他们可能从伤痛中走出来。或者,伤害彼此。

SY地址: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23819-1-1.html


Previous Chapter 上一章节 | Next Chapter 下一章节



Chapter 5

 

情况在Dick照访之后的那个上午急转直下。Damian爬上他的床,Jason在他堪比一千个狂怒太阳的瞪视之下不得不醒过来。就像其他蝙蝠家族的成员一样,Damian看起来不怎么好,他看起来既疲惫又焦虑——表情还非常凶恶。

恶魔小鬼把他愤怒的瞪视转向Dick,被怒视的那个人正把脸埋在被子上。Jason戳了戳他被短发茬覆盖着的脑袋,他嘟囔着醒过来。然而一看到Damian,他就笑了。

“嗨,小小D。”Dick说。他试图伸手揉弄Damian的头发,却错开了方向,手戳到了Damian的眼睛。Damian咆哮起来,拍开了Dick的手。Dick低头茫然地对着自己的手指眨眼睛,他看起来很愤怒,自觉受到背叛——他的身体竟做不到他想要做的事。

“父亲正为这事发火,Grayson!”Damian厉声说,从他嘴里吐露出来的字句严厉而又掷地有声。“你这样的行为太随意,太不负责任了!”

这就像是按下了一个开关。“不负责任!别跟我提不负责任,你这个小混球!”Dick冲着男孩的脸怒吼。没错,这下Jason正式地被夹在了他们之间。Dick朝Damian的方向扑去,Jason及时在他的拳头打下来之前把他拦住。而Dick的回应则是一记打在他肚子上的肘击,这让他痛不欲生。

Damian从床上翻下来,冲向门口。Jason看到他的表情——受伤,愤怒还有混乱,他能理解那孩子的感受。Dick在他的生活中一直是个可靠、坚实的存在,无条件地给予他关爱和支持。Jason怀疑现在需要无条件的爱的人已经变成了Dick,而适应这样的转变对于他的家族来说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不包括Jason,尽管是的,这个变化令他震惊,还有些慌乱。但旁观Dick说话不经大脑也是一种乐趣。他残忍、冲动的率直令人打起精神来,尽管这必须冒着被中伤的危险。因此Jason摸了摸Dick的寸头,任由他把气发出来。Dick把脸埋在被子里,他的身体在Jason的手掌下微微颤抖。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Dick最终说,他的声音被捂在枕头里模糊不清。

Jason意识到Bruce不是唯一一个Dick想要避免生活在一起的人。某一部分的他知道这对于那孩子来说有多么难过,这将会给他的生活、他的家庭带来多么深重的影响。他仍然希望保护那个孩子——保护他们所有人,即使这意味着孤立自己。

“我们会找到办法的,Dickie。”Jason说。“你可以学会怎么控制它,我敢肯定。你只是需要时间去努力。”

Dick把头抬起到足够给他一个怀疑的眼神的高度。“你当真是在给我提如何控制愤怒情绪的建议?就你?”

“还有比我更好的人选吗?”Jason笑了,亲切得没有一点诚意。

“嗬,我一直认为你有……你知道的。”

“实际上,我不知道。”

“精神方面的问题或者别的什么。”Dick耸耸肩。

“哇谢谢,Dick,你对我的信任真是一如既往地令人震惊。”

Dick翻过身来,给了他一个温暖、真诚的笑容。“我相信你,Jay,我的确相信你。”

Jason盯着他看,困惑在他内心冲撞。矛盾、不确定的感觉令他有些不自在。是时候行动了——着手行动正是他拿手的,而他欠Dick一个为他做力所能及的事的机会。

“我们会找到办法的,我保证。”他说。

走廊外传来嘈杂声。根据说话声来看,那很可能是Bruce以及跟在后面的一大群医生,说不定还有警卫队的人。晚些时候他会想办法的,等喊叫声平息下来之后。

 

正如Jason想的那样,他曾用于考虑自己的问题、在自己的困境中体会恐惧、痛苦的时间,现在都用来专注于帮助Dick。第一步就是对Bruce施加影响。蝙蝠侠是地球上最固执的人,而正面跟他发起冲突,即使多少给人带来一点满足感,最后也只能是徒劳无果。照他所想,Dick将会搬回庄园,故事到此结束。当然,在劝说Bruce这方面Dick是指望不上了,因为他随时可能爆发的脾气以及暴怒只会为Bruce证明他的决定是正确的。

Tim是他寻求帮助的最好选择。他很聪明,逻辑和铁一般的事实可以说服他。

“该你了,Dolores。”Jason说,指了指他床边的棋盘。

Tim撅起嘴,抬手移动他的象。尽管邀请他的替代品一起下象棋只是一个为了漫不经心展开话题而找的借口,他还是对游戏本身产生了兴趣——现在这已经成为一件令他无比自豪的事。Tim很厉害——他是一位能够提前许多步把走法计划好的策略型玩家,甚至比Jason更胜一筹——这可是Jason的主要才能之一。给Jason撑腰,使得他能够和Tim平起平坐的是他在游戏中的不可预测性:他敢冒Tim不总能预料得到的风险。跟Tim一起下棋很有趣,他们之间的竞争紧张、激烈。

以至于Jason肚子里所有的计划都变成了游戏时间,而他直接把自己邀请Tim过来的真正原因脱口而出。“Dick不能回到庄园跟爹地一起住。”他说。看来他不得不牺牲自己的一只象了,该死。

“为什么?在稳定下来之前他需要人照顾,回庄园比待在医院里更好。”

Jason递给他一个难以置信的眼神,而Tim专注于思考棋局没有理他。“你在开玩笑,是不是?”

Tim做了个鬼脸却没有回答他,只是伸手拿起棋盘上的棋子。

“地球呼叫Tim!”Jason喊道。Tim惊讶地抬起头看他。

“你居然记得我的名字,真令人感动。”

“我知道这一切都很不容易,但我是认真的,送他回去住只会引发一场灾难。”

Tim看起来总算意识到他所说的话的严重性,他暂时放下了棋局。“你的意思是?”他问。

“他的行为让你无所适从,对不对?”

Tim点点头。

“你很不知所措,而且坦白来说已经到了另外两个蠢货所不能及的地步。”

Tim张开嘴想要说话,然而Jason举起一只手。“Dick对于你们来说意味着太多太多的东西:兄弟、朋友、儿子、搭档、眼中钉,或者别的什么。你们对他心怀希望,可是他再也承担不起你们的希望了。这个事实令你们受伤,也令他受伤。”

“你是说我们没办法应对这个?”Tim问道。“你还记得Bruce是什么人吗?”

“当然,但你呢?他会不惜一切去应对,但他只会在问题跟前败下阵来。等到他觉得受伤的时候,他会变得冷酷、懦弱,而眼下Dick需要他保持通情理。”

Tim盯着他看,脸上的表情尽是热切和不可思议。“他们确实低估了你,不是吗?”片刻之后他说。

Jason哼了一声。“狗屎不如的福尔摩斯,Bruce觉得把目光放在我身上很难,还不如着眼于我的另一个自我,就因为我改变了的事实令他混乱。这他妈的蠢货。”Jason努力平息自己的怒火。他要的是把Tim拉拢到自己的阵营这边,而非让他认定自己是一个爆脾气的疯子。

Tim抬起手指压在自己的嘴唇上。“我认为你在这方面对他有些误解。就他的行动来说,你说得没错,但就他的出发点来说则不对。”

“这无关紧要,Dick才是我们讨论的重点!”Jason打断他说。他才不愿意在所有人当中偏偏选择替代品来探讨关于Bruce的话题。

“好吧,”Tim妥协道。“我懂你的意思。Dick需要一个平和、稳定的环境,并且鉴于医生的建议,他必须遵循严格的日常流程。而他不可能在跟Bruce争吵的同时拥有这些。”

“还有Damian,”Jason插嘴说。“那小恶魔在Dick玩消失后找到我们——他们大吵一架,Dick差点揍了他。他在那之后沮丧极了。”

“这对于那个小混球来说一定很不容易。”Tim沉思着说,而Jason禁不住感到一丝愉悦。他并不是唯一一个为自己被取代而感到痛苦的罗宾。

“对于Dick来说,意识到自己在伤害自己的兄弟也很令他难过。”

“好吧,你提出的问题很值得探讨,但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请佣人?看在我们的双重生活的份上?这可是冒着巨大的风险,除非我们找的是阿尔弗雷德。”

Jason对他大笑。“这么一来你们这群家伙会被饿死,你清楚得很。”

Tim笑了。“这倒是真的。我会考虑所有的可能性,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向Bruce交出可靠的依据——他肯定很难被说服。”既然已经做了决定,Tim再次回到棋局中,他伸手移动了一个棋子。“看看。”他说,嘴角拧出一丝笑意。

“God fucking damnit!”如果这场对话不是他先开的头他一定会说是Tim在故意分散他的注意力。

 

在四处张罗把蠢货们从自身解救出来的同时,Jason终于完成了他的义肢装配。Hertz博士是个干脆利落的五十多岁的女人,Jason立刻喜欢上了她。她轻快的举止相比那些被付了加倍的钱、即使他的态度糟糕透顶也会待他百般顺从的医院常驻人员来说,就像一阵扑面而来的清新空气。

 

起初他不太适应自己的新腿,他被告知除了这个该死的物理疗法,他还要接受一些练习疗程。但不管怎样,距离恢复独身只需要再等待仅仅几周,这给了他坚持下去的动力。

在得到他第一具义肢的同时,他还得到了一对拐杖和一份写有摔倒后该如何自救的说明。

 

“你要学会爬行,”Hertz博士以短促而清晰的口音告诉他。“等到你光着身子滑倒在浴室地板上的时候,你会对它感激不尽的。”

Jason拒绝想象那个画面。“你的意思是像一只狗一样在地上爬?”他厉声问道。

她冷静的棕色眸子看向他。“只要你愿意你就能够做到。我个人会选择像一只猫,鉴于他们从不去把玩粪便。”

Jason真的很喜欢Hertz博士。

 

“我找到一件合适的公寓,”Tim告诉他。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刺耳还有些别的什么,不过这本来就在预料之内:Bruce就站在他身边,他们俩的目光都放在Jason身上。演出时间到了。Jason深吸一口气,自知他需要在这场谈话之间保持冷静。失去控制就帮不了Dick的忙,而且实际上,他在过去适应义肢的一周里学到的技巧帮助他树立起了信心。 他可以在暴怒下面对Bruce,毫无问题。Tim清了清嗓子。“一套顶楼公寓,带有电梯。”他继续说,“我认为Dick会喜欢那里的风景的。”

Jason点点头鼓励他。带有风景的公寓是个好主意,但愿Bruce的钱也能为Dick付得起远离聒噪邻居的静养条件。

 

Bruce松了松肩膀,就好像在为一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好准备,然后他以Jason翻译不出的眼神快速瞥了Tim一眼。“我已经安排医院的人去了解初期阶段每天要增加多少额外需求了,但他们表示七天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Leslie也一样,他答应接管初期的医疗护理。”

“那就太好了,”Jason说,毫不忌讳地用上了欢快的调子。“但你不觉得增加一点监管力度会更好吗?我认为这个主意很好,但我不认为他已经准备好独自面对生活了。我想说的是,他甚至没法自己穿衣服。”

Bruce盯着他看,就好像他是个疯子。而Tim甚至没有做出表情,就开始释放他那纯粹的恶意。Jason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份恶意,一丝颤栗窜上他的脊椎。“你在做什么,神奇小鬼?”他镇定地问道。

“Dick不是唯一一个没法自己穿衣服的人,Jason。”

“去你的!”

“你们会拥有各自的房间和浴室,你们需要分享的空间只有客厅和厨房。而且这并不是永久性的。一旦你能够灵活地独立行动,你就可以照自己的意愿回到你自己的住处去。”

噢他本该料到这一出的,这卑鄙、诡计多端的小混球。Jason冲他们俩怒目而视。

Bruce皱起了眉毛,就好像他正试图解决一个复杂的难题,“Tim说你在担心,说你自愿承担看护Dick的任务。这看起来是个妥当的折中方案。我们认为如果负责日常看护的人同时也熟悉我们生活中更加……复杂的一面的话,对于Dick还有我们的家族来说再好不过。”

他说得有道理,尽管Jason很想坚持认定他说得不对,仅仅是因为那是从Bruce的嘴里说出来的。他英雄般地反咬一口,然后把他愤怒的目光转向Tim,后者甚至没有费心躲闪。“那你不能做吗?”他问。

“这个方案我也考虑过。我欠Dick的太多了,而且他是我的大哥,而且我爱他。但我认为你关于我对他的期待会伤害我们两个人的看法是对的。至少在眼下是。”

“那我的就不会了吗?”一个新念头一闪而过,Jason转向Bruce。“而且你也同意了?你不担心我做出把他扔出窗外之类的事情?”

“Jason,如果你想伤害他,你就不会救他了。”

“而且我还会长着两条腿。”

Bruce不着痕迹地瑟缩了些许,Jason翻了个白眼。“给我时间考虑一下。”他不情愿地说。

 

 

Jason认真考虑了这个主意。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那么反感这个方案。他只是不想被强迫去做一件事,被卑鄙的、蓝眼睛的、下象棋技术难以挑剔的小混球强迫去做一件事。但是一些规则必须要确立下来——这是针对Bruce的,明里暗里全天候的监视是他对于爱的概念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不能安装摄像头。”Jason在下一次见面时告诉他们。这一次Dick也参与其中——只有当他也拥有话语权的情况下才能真正做到公平公正。

Bruce直直盯向他。

“不能安装摄像头,”Jason重申。“神谕也是一样,如果这个地方是我的家,那它就是我的地盘。”

“也是我的。”Dick的补充帮了他的忙。他看起来完全满意这个方案,并且同意一个中立的区域对于同居生活来说最有好处。

 

Bruce继续盯着Jason看,就好像他能够仅凭自己的意志改变Jason的想法。

“安保摄像头可以——只能装在公寓外面。公寓里面是我们的地盘。”Jason尽可能冷静地说。“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妥协的余地。虽然我们一致同意安装紧急按钮——我甚至会坚持走好孩子路线,好让你放心。如果发生了紧急情况,或者我摔倒时撞到了脑袋或者Dick大发脾气殴打医护人员,那么我们会通知你。但是别搞实况转播,明白吗?”

“听起来很公平。”Tim说道。而Bruce以他的蝙蝠瞪视看了那年轻的男孩一眼。Tim看起来很是不安,却依然坚持不管不顾。“这是个坏习惯,Bruce,不应该继续……培养。”

这显然是个早就被提上过日程的议题,而Jason很高兴让他们自己去解决这个。他想离开医院,他想尽一切可能把Dick治好,这样他就可以不再为毁掉Dick的生活感到糟心。

不管怎样Dick看起来很高兴,他朝Jason笑着,已经确信于他们的胜利。他看起来好多了。他重新长出的头发长得很快,已经一根根竖起来,就像刷子上的猪鬓,他的肤色看起来也不那么苍白了。他朝Jason的肩膀重重拍了一记。“嗨,室友!”他说,热情火热到令人恐惧。

Jason有一个可怕的怀疑:他以后会后悔的。





--------------------------------------------

LFT打不出斜体字简直忧伤。



评论(2)
热度(41)
  1. Sayoko in wonderland鮮血幾何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aydick
回到首页
© 鮮血幾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