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幾何

【Fanfic】Hope v. Fear

Summary:是生或死,取决于今夜。

写在前面:

这是反乌托邦小说The Maze Runner的Newt单人同人,内容是离开林中空地前Newt的独白。看完MR以后翻来覆去想了好久还是决定要为Newt写一篇文,以此表达我对这个也许是我在这部小说里唯一喜欢的角色的欣赏。文笔浅薄,想表达的东西却又太多,可看性并不比一篇读书笔记高出多少。

最后,改编电影就快在国内上映了,但愿电影版Newt不会OOC。


 

决一死战的时刻就要到了。

结束领袖会议之后,Newt一直在和其他的Glader一起搬运物资。直到他终于把一切安排妥当,仰头望向那不祥的、灰暗的天空,他才意识到这是他们在林中空地逗留的最后一个下午。

逗留。他意识到自己用了这样一个非正式的词语,林中空地已不再是他们的家。从来就不是。他们被洗去所有的记忆,被送到这个与世隔绝的迷宫里。依靠建造者的供给和在林中空地上建立的秩序,他们艰难活到现在。但这里从来不是他们的家,即使失忆让他们想不起过去生活的任何一个细节,他也知道自己归属于别处。

Thomas,那个新人。自他出现在林中空地的那一天开始,一切都变了。Gally对他疑心重重;从Griever刺下捡回一条命的Ben,居然在变化的过程中跳起来袭击人,有规定在先,他们不得不把那个可怜人再次送上死路;在Thomas出现不到一周之后,前所未有地,一个女孩被箱子传送过来,大喊着Everything Is Change然后再次陷入昏迷之中。毫无疑问他是特别的,Thomas是第一个成功在迷宫里熬过一夜,同时也是第一个成功杀死Griever的人。他一个出现在林中空地仅仅几天的新人给所有人带来了战胜Griever的希望,现在又破解了迷宫的秘密——他是他们所有人逃出去的唯一希望。他选择相信Thomas,今夜也是如此。

回想过去几周,Newt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信任着这个新人,无论在这样一个状况下,Thomas的怪异举动是多么可疑。有时Newt觉得他就像是自己年轻的兄弟,Thomas初到林中空地的不安与焦躁他都曾感同身受,后来的好奇与坚持他也绝不陌生。把Chuck那个小蠢蛋(little shank)派去跟Thomas做伙伴是他的主意,他知道只有Chuck会好好跟着Thomas,不会借着他新人的身份打坏主意。Thomas为了Minho和Alby穿过即将关闭的石门的时候他就在不远处看着,冲他喊“How Dare You”,可Thomas还是穿过去了,石门在他身后轰然关闭。他禁不住去想如果那是自己的亲兄弟,就这样愚蠢地把命丢了。他不记得自己是否有过兄弟。在迷宫里生活了两年,目睹过太多的死亡,但一如既往地,他仍然为死者感到悲愤。迷宫夺走了太多太多的生命。

然而Thomas活了下来,与Minho和Alby一起。一切都变了。

现在他们知道Griever并不是不可打败的,即使杀不死它们,他们也可以从它们的利刃下逃脱,或者阻挡它们一段时间。只要林中空地上的人们不再畏惧它们,抱着对自由的向往与它们正面应战,逃出去就绝不是幻想。

Newt这样想着, 把视线落在这片他生活了两年的林中空地上。按照自然环境下的计时方法,现在已经接近黄昏了,若是在过去,过不了多久石门就会关闭。但今天不会,石门早在几天前就失去了庇护Glader的作用。Thomas说这是建造者在胁迫他们走出去,面对最后的试炼。夜晚近了,石壁外还是一片寂静,Griever像是意识到他们的决定,也在准备着什么,没有像以往那样早早发出危险的声息。此时林中空地上却是另一番热闹景象,即将踏入迷宫与Griever决一死战的少年们忙碌着,准备武器、收拾物件还有说话的嘈杂声不绝于耳;执意留下来的人则默默守在破屋前,仿佛与林中空地、石壁以及出征者之外的这一片寂静融为了一体。


今夜就是存亡的决定性时刻,就像建造者给他们传来的信息一样,试炼就要结束了,他们的命运将在今夜被决定,由他们自己。夜间的篝火已经燃起,火焰仿佛照亮了那片人造的昏暗天空。所有选择走出空地,面对Griever的人都将就此与空地饯别,走向他们二选一的命运,生,或者死。

Newt试着不去想象死亡。尤其是在今夜。他听闻、目睹过太多,回忆只会让他失去现有的决心。生,或者死。不走出去就只能等待着被Griever择日生吞活剥;走出去,至少还有活下去的可能。Alby自从改变之后就表现得非常软弱,甚至为了不离开迷宫一把火烧了藏图室。Newt下决心不让自己变成Alby那样,无论外面的世界如何,至少他能够夺回自己的自由。

在口号声中,出征者们抛弃了他们Glader的身份,走向迷宫的黑暗中。带着恐惧和希望,他们向真相与自由前进,只因为这一刻,他们的希望如手中的火把一般,比恐惧更为炙热。


The end. 

评论(1)
回到首页
© 鮮血幾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