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幾何

【授权翻译】And Who By Fire 谁于水火之中(Ch 10)

作者:Mikimoo

译者:letusw

配对:Dick Grayson/Jason Todd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90751

注意:

永久性损伤,截肢,由脑损伤造成的行为变化,少量暴力成分,人际关系障碍。

简介:

Dick和Jason被卷入一场爆炸之中,自此一切都变了。背负着他们所共有的内疚与孤独感,他们不得不互相依靠。在互相依靠中他们可能从伤痛中走出来。或者,伤害彼此。

译者注:

暂无校对,欢迎捉虫。前段时间收到的一波点赞和关注让我稍微有了些动力去继续翻译这第十章。算了算也有一年多了。去年曾想补上的,但作者那边也停在第十五章没有动静,我自己对故事的热情也渐渐被长达两年的拖延给耗尽了。不过能翻完还是会翻完,这一点照旧。


Previous Chapter 上一章节 | Next Chapter 下一章节


Chapter Ten


Jason做了一个梦。Dick的手指按在他的脸上,他的指甲嵌进Jason的皮肤里,扭曲了Jason的嘴唇和鼻子。“我知道你做了什么,Jason。你这张虚伪的嘴脸上写得一清二楚。接下来我要是把你的眼睛拿掉,也许我会好受不少。”Dick说。

Jason拼命挣扎。他敢肯定这只是个梦,可如今他早该醒过来了——脸上的疼痛不很明显,但是却在逐渐增强。要是在梦里你怎么可能感觉得到痛?

“我会抱着你旋转一圈,宝贝,整整一圈。*”Dick用奇怪的腔调对他唱道。

他猛然惊醒过来。天还没亮,有音乐声从附近传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流行单曲,Dick目前最爱的折磨工具——但疼痛感没有消失,还在撕扯着Jason的鼻子和嘴。有什么东西扒在他脸上。莫非他还在梦里?Jason细思恐极,疯狂地挥舞手臂,想要够到床边的台灯。他终于摁开开关,显现在眼前的是一只鹦鹉。PB轻蔑地与他对视,正好站在他下巴和嘴唇的位置。Jason呆呆地看着它,PB提起一只爪子钩在他的鼻孔里,若无其事地继续盯着他的鼻子。

Jason丝毫不为自己随后爆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尖叫声感到羞愧。


“鹦鹉滚出我的房间!”

“可是——”

“不行!我不想看到他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出现在任何地方,Dick!他差点把我的脸扯下来!”

Dick向他投来阴沉、怀疑的眼神。PB给他留下的不过是一道细微的红痕和又一项鸟类恐惧症,但Jason很清楚,只要它愿意,它那剃刀般尖锐的鸟嘴就能把他的脸做成碎肉甜饼馅。

“抱歉,Jason。”Dick毫无诚意地说。

Jason发出一声模糊不清的叹息,退回自己的房间——这一次他确保房门是锁好的。必须做出改变了。


奇怪的是,在接下来的一周里,事情确实出现了变化。Dick的举止出现了微妙的不同,一开始几乎不可觉察。他不再跑去酒吧,反而似乎在寻求Jason的陪伴,对Jason的暴力行为也只有时不时出现在口头上。

每三天一次Dick早上端着一杯茶把他叫醒——这是Jason少年时期从Alfred那里养成的嗜好。不可否认茶的冲泡品质有些参差不齐,送茶的时间也是一样。第一个早晨,Dick忘了在把水倒出来之前先把水烧开,而第二次则是在早上四点五十分,Jason最不想看到的就是Dick笑嘻嘻的脸和他肩膀上的蠢鹦鹉。

随后则是热心安排的电影之夜——有几次从午餐时间开始,直到夜里才结束。活动内容似乎包括了吃零食和次数多到令人不自在的拥抱。

要不是这一切实在太诡异了,Jason会把这当作情况有所好转的势头。也许他太刻薄了。Dick没有每天三次把他当沙包打就绝对是个进步。


毫无疑问,Tim一定会介入其中,搅黄他所有充满希望的幻梦。

事情始于早就被预示为灾难日的一天。Jason刚刚度过一个尤为痛苦和尴尬的夜晚,情绪有些低落。Dick又一次沉浸在同样的四首歌来回循坏中,Jason抓住机会逃进房间里进行他的Skype象棋预约。

Tim看起来并不是很高兴见到他,Jason为此有过片刻的恼怒,直到神经质的小蝙蝠指向他脸上的新瘀伤。

“我看到你额头上的痕迹,他又打你了吗?”Tim的脸上开始显露出担忧,即便他已经小心掩饰。他的表情越发忧虑,而Jason还在掂量着他被Dick揍了这件事是否比真相更令人羞耻。他短暂考虑过撒谎,但这么做感觉不对,就好像他把Dick没有做的错事怪在他身上。至少这一次是的。

“我摔了一跤。”他最终应付道。

Tim看起来并不买账。

“我他妈的摔了一跤,好吧?”Jason恼怒地说。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脸正在变红,红晕向下蔓延到脖颈上。“我从床上摔下来了。有时候我醒来想下床小便,忘了自己缺条腿。”老天,他真希望自己没说这句话。他真希望他能够假装自己可以应付得更好。

听到这话,Tim睁大了双眼,Jason趁机切断Skype通话连接。忘记自己少了一条该死的腿和脸着地的经历绝不是他所打算分享的。耻辱像火焰般在他胸口燃烧。

他纠结于下一次碰面的时候该怎么应对Tim。假装Skype只是意外关闭?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开个玩笑?开枪杀了Tim?开枪杀了他自己?

没准他会同情Jason,然后再也不提起这件事。很有可能。尽管Tim显然很担心,而且时不时会玩弄计谋,但他通常非常尊重人。


但Jason没那么幸运。仅仅一个小时过后Tim就出现在门口——Damian也一起来了。有时候Jason的生活就像一部史上最糟糕的情景喜剧。

Dick见到他们很兴奋。Tim对他回以一个紧紧的拥抱,连Damian都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允许自己被拉入一个令人窒息的熊抱。

PB对自己人被陌生人触碰的景象不太高兴,他鬼祟地凑近,带有威胁意味地张开满是疤痕的翅膀,发出不满的嘶鸣。

终于见到鸟儿平庸的真实面目,Tim看起来有些惊讶。Damian看着PB领主般的姿态,露出深深的厌恶。Jason当即原谅了鹦鹉最近的所有罪过——这场喜剧完全弥补了他的精神创伤。

“嗨,”Tim招呼道,“我想也许我们可以面对面玩一次象棋。”

这话Jason一秒钟也没有相信过,他挑起一边受伤的眉毛。

Tim转向Damian,后者正试图驱赶袭击他靴子的愤怒的鹦鹉:“Damian,要不你趁我们下棋的时候让Dick带你四处转转?”

Damian看向Dick的房门——可以看到那里有成堆的衣服和各种物品的残骸遍布在门厅的地板上。他把质疑、几乎像是受了背叛的目光投向Tim,然而这时Dick赞同了他的主意,抓起Damian的手臂。那孩子是别想留在这里了。

Dick看起来开心极了,Tim看起来沾沾自喜——沾沾自喜中,是层层邪恶下的卑鄙无耻。

Damian看起来就像个被判了刑的犯人。


装作不理会那假想中不可告人的动机,Jason给他的象棋桌添了一把椅子。尽管他们可以在虚拟棋盘上游戏,但他发觉Tim和他自己都对实体棋盘怀有情结。Tim拥有一副完美的雕刻品套装(不过他也曾坦言自己拥有一套哈利波特里的版本),而Jason的则是一副老旧的二手棋盘,部件在多年的使用下都被磨损了。Jason很喜欢这副棋盘,即便它几乎和他的耳机一样,历经PB的百般摧残。白王被鹦鹉尖利的嘴啃过,一个兵在PB哥斯拉般出现在棋盘上之后失踪,事情最终发展为全体将士与鹦鹉决一死战。

“那你真的想下棋吗?还是你宁可直接跳到真正目的这一部分?”Jason问。

“有那么明显吗?”

Jason无动于衷地看着他:“没错。我们最好在这俩易激动的戏剧女王中的一个开始谋害兄弟之前抓紧时间解决问题。”

“我只想知道你最近怎么样。”

“为这事你就要大老远跑到这里来?”Jason语调中的轻蔑显露无余。

“不,但我跟Bruce说了——”

“——要想跟我谈下去,这可不是个合适的开场白,Tabitha。”

这回轮到Tim盯着他看了,但随后他又变回面无表情的状态——尽管这其中参杂着些许不满。“嗯,我注意到了。他向我暗示你在容许Dick脱离采取不当行为的责任,那不是你通常会做的事。”

Jason恼怒地摆摆手:“我知道他的愚蠢假设,蝙蝠小鬼。要是没有新消息需要补充,你可以直接滚了。”

“事实上,我的确有事情需要补充。一件我不认为Bruce知道的事。”

这听起来很不妙。

Tim看起来非常别扭。“我敢肯定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想我应该亲自告诉你。在电话里谈不太妥当。”他的眼睛从睫毛下看上来,Jason可以百分百肯定他的意思是“面对面我可以更好地读懂你,对你的操纵将会更加得心应手。”

说到这里,Tim脸上的得意劲消失得一干二净,他看起来难堪得想要逃出去。Jason抓住机会,就像㹴犬撞上了老鼠。“你恨透了这个对话里的每一分钟不是吗?是什么原因让你非要这么做?”Jason不舒服,当然也要让所有人都不舒服才公平。

“是,”Tim恨恨地承认道,“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么,多么难堪。”

“那么这个重大的尴尬问题是……?”

Tim挪动了些许,往门口瞥了一眼。“这件事一旦告诉你就相当于把秘密说破了。至少我认为是的——我觉得是。”

“谁的秘密?”

“Dick的。我们每周打几次电话。在他想起来的时候,在他没有挂我电话或者把电话扔到某个地方让我对着空房间自言自语的时候。”

Jason轻笑。Dick总会不自觉把他的手机扔在各个角落,即使在他打着电话的时候。Jason总在言不由衷地向另一头仍然在咆哮的人们道歉。

“那么?”他提醒道,Tim没有继续说下去。

“Dick在暗恋你,”Tim脱口而出。“大概是,对你有些强迫性的依恋吧。我看过文章,这是有可能发生的——我是说,你救了他,你接受他,你一直陪在他身边。”

“你这话听起来就像在说服你自己。”Jason说,他惊讶于自己的语气竟如此平静,即便实际上他已经心如乱麻。

“嗯,好吧,这真的诡异极了,要是我不用再听Dick描述你有多性感,我可以把这辈子活得完整一点。”

Jason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这事有些出乎意料,他完全被搞糊涂了,Dick竟然在所有人中选择Tim来吐露自己对Jason的情色幻想,但这的确能够解释Dick在他跟前的行为改变。

“我会跟你分享细节的,”Tim说,仍在有意避开他的视线。“但考虑到我和Bruce观察得到的结果,我想确定他没有强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

“你是在暗示我出于某种不正常的自残欲求,会让那个脑损伤的混球性骚扰我吗?你们这些卵蛋最好用你们渺小、愚蠢的大脑搞清楚,我可不是什么伤心欲绝的少女!我的意志绝不软弱,也不像你们以为的那样,残废了或者他妈的不健全!”Jason的手臂打向了棋盘,棋子散落一地。他大口喘气,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

Tim坐在椅子上看着他,面无表情,毫无退缩之意。这小王八蛋。有的时候他像极了Bruce,让Jason不由得想把他揍死。“滚出去。”他咆哮道,但Tim动也没有动。

“你知道我观察你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吗?”过了好一会儿,Tim问道。“一个快要溺死的人。”他脸上还是一副冰冷的表情,好像Jason的怒火跟他毫无关系。让人难以想起这就是那个在Babs写的某个愚蠢的游戏mod跟前差点尿裤子的蠢小子。

“我不会溺水,我他妈是个强悍的游泳健将。”Jason打断他的话说。这本该是个强有力的声明,可即便在他自己听来,他听上去就像个傻瓜。

快要溺死的人。这话真是一针见血。

“你快要溺死在愧疚里了,Jason。”

这话令Jason屏住了呼吸,一股凉意蹿下脊梁。他一直担心Bruce会发现真相,然而他愚蠢地忽略了Tim和他那可怕的敏锐头脑、不动声色的策略型象棋技能。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Jason应付道,寄希望于他的表情和他的声音一样茫然。

“幸存者的愧疚。那是Bruce认为的。你觉得自己应该被惩罚,因为你没有把Dick完整地救回来。”Tim的表情谨慎而微妙。

他是在暗示Jason他已经知道了?如果他知道真相他会怎么做?还是说是Jason多疑了,Tim表达的完全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Jason可以感觉到肾上腺素霎时间涌入他的身体,不安层层加深。在那荒谬的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就要昏厥过去。Jason Todd不会在压力面前晕倒。他可以向下扫一眼指着自己的枪杆,直面杀死自己的人——然而眼下的他,因为几句可能别有深意的话头晕目眩、惊慌失措。

卧室门被推开,Damian走进来,把Jason从难堪里救了出来。

“那不是Grayson,”他说,“那不是他!”他的背挺得笔直,下巴抬得老高以至于他睁眼快只能看到自己的鼻子了——这是Damian典型的沮丧表现。

“他还是Dick,”Jason告诉他。

Damian摇摇头,嘴唇抿得紧紧的。

“他是,”Jason坚持说。“昨天他吃了个花生酱、火腿、玉米脆片和番茄酱四合一三明治,然后伴着世界上最讨人厌的流行歌曲在房子里到处跳舞。”Jason没有提及Dick同一首歌听了37次直到Jason被逼疯、出于极端成见不得已将CD残杀的故事。“接着他哭着看完了《动物救援队》,然后给《美国头号通缉犯》打了一个小时付费电话,直到我不得不把电话拿走。他还是那个Dick。你只是需要更小心地对待他。”

“你的意思是?”Damian问道,他好像还在生气,但他的眼睛里闪烁着迫切和希望。Jason同情这个男孩。这一切对于他来说一定是毁灭性的打击。

“他控制不了自己对其他事物的情感——所以你必须改变你的姿态。你必须保持冷静、体谅他的感受。要是他胡言乱语,假装没听到,或者小心、温和地让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你就是这么做的?”Damian狐疑地问道。

“我尽量。”

“他还是跟以前不一样。”

Jason揉了揉淤青的额头。他已经习惯现在的Dick了,尽管心中有愧,但他很适应这一连串的变化。不过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一定很难理解。对于Damian和Bruce来说似乎尤甚。Dick不仅仅是一个朋友或者家族中的一员,对于他们来说Dick的意义是特别的。家族的主心骨,最坚定的那个人,对他们不离不弃的那个人。从失去再到释怀,这一定痛苦得难以想象。可他们必须释怀,他们必须建立起新的联系。

“他不会再变回过去的样子了,Damian。他变了。如果你还想和他待在一起,你就得接受这一点,你就得和他一起改变。他需要你、他还在用过去那种多愁善感的方式爱着你,但如果你做不到——你就必须在伤他更深之前滚开。”

Damian有一瞬间看起来沮丧极了,但随后他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来。他的固执程度至少赶得上他爸,但Jason觉得自己某种程度上已经说动他了。

“那么,”Jason换了个话题,“你是怎么从他那里脱身的?”

“很显然,我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溜出来的。”Damian的声音不再紧绷着,又回到平时那种恼人的调调上。这孩子已经足够坚强,他能应对这一切的,Jason敢肯定。他只是需要更多时间。

疯狂尖叫声恰好在这时响起:“操你妈!遭天谴的狗屎!操你妈!”声音从楼下的客厅传来,伴随着几声鹦鹉愤怒的尖啸。

“你他妈做了什么?”Jason压住怒火问道。Damian在一旁偷笑,Jason把他往门口赶,他已经懒得去解决Dick和他那只蠢鹦鹉之间的闹剧了。走过Tim身边的时候Jason看了他一眼,Tim眯着那双淡蓝色的眼睛看着他们,脸上一副若有所思却又难以被看透的表情。这怪异的小王八蛋。

Dick站在客厅中央,手倒提着PB,检查他被羽毛覆盖的后背。

“操你妈!”PB在Jason走进视线的同时大叫。“哐啷——嘶!哐啷——嘶!”

Jason不禁觉得这只鸟是在用开啤酒瓶的声音来亲自乞求他的帮助。

“Dick?”Jason温和地问他,“你在干什么?”

“检查一下PB是男孩还是女孩。Damian说鹦鹉很难区分性别。”

“他说得对,”Tim平滑地插入话题中。“你没法完全确定,要做个DNA测试才行。你要是想的话我们可以做一个?”

Dick看向他,笑了,手里被倒抓的鹦鹉瞬间被他遗忘。

“你总能为一切问题找到答案,是不是,我的小弟?”

“当然了。”Tim也笑了。

Dick走过来把他拉入怀抱中,Jason趁他正分心的时候麻利地接下鹦鹉。PB生气地抓着Jason的袖子,嘴里还在发出“哐啷——嘶”的声音,他似乎把这个音效跟Jason联系在了一起。Jason抚摸了它灰白的脑袋,鸟儿发出满足的叫声。

Tim又在向他投来那种眼神了。


六个小时——包括三个破茶杯、数次争吵、大份量的冰淇淋、一局差点以暴力事件告终的马里奥赛车游戏和Dick与PB宽恕彼此的依偎环节——过后,蝙蝠小鬼们离开了。

除却Jason的焦虑不提,这个的下午过得相当顺利。Dick大部分时候都很开心,他们离开的时候Damian看起来也没那么沮丧了,他答应周末过来帮Dick重新整理房间(Jason私底下把那里称为“绝望坑”)。

Jason已经筋疲力尽,因为压力,也因为他一个下午都在努力对所有人克制自己的脾气。为什么他突然变成家里的理智和头脑冷静担当了?从什么时候起他把自己也当成家里的一份子了?

“Jay?”Dick叫他,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只过度发育的大猫。

“嗯……”Jason闷闷地应道。他在酝酿站起来去洗盘子然后睡觉的力气。

“我还能再跟你睡一床吗?”

“不行,Dick。”

“拜托?跟你一床我睡得特香。”

“不行。”


到了凌晨两点Jason还醒着,Dick沮丧的表情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看起来多么孤单、多么挫败。不过那可能只是Jason想象出来的——Dick的心情变化总是比光速还快。

最后他再也忍不了了,从床上坐起来,把他愚蠢的假腿装上,然后摸索着走进客厅。Dick仍坐在沙发上,还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呆呆地看一部深夜脱口秀。

“给我腾点儿地方,Dick。”

Dick往边上挪,直到Jason可以在他旁边舒服地坐下。“你还好吧?”

Dick耸耸肩,“睡不着。”

“我不觉得你想睡。”

“我不想睡。我不想做梦。我不想醒来,以为一切都还好然后再意识到一切都是错的。曾经的我已经不在了,我的家人都在为他哀悼,而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做的每一件事只让事情变得更糟。”

他的话令Jason心痛。他靠过去抱住Dick,而他愚蠢的义兄弟靠在他身上,突然变得有气无力,悲伤到令人心痛。

“我懂你,Dickie。”

“我知道。对于我来说这意味着一切。”

“是吗?”Jason花了片刻时间反复琢磨,最后选择了直言不讳——那是Dick是这样对他的,他很感激这一点——只有礼尚往来才算公平。“你对我有什么意思吗?你喜欢我?”这话听起来蠢极了,Jason感觉到自己的脸开始发红。不过好在Dick还扒在他的肩膀上,看不见。

“我……嗯。”Dick说。“我就只有你了。你是我的基石,我的生活的中心,你接受现在的我。你不会把我当做过去的我的人肉颂诗来看待。你懂我。我当然爱你了。”Dick耸耸肩,亲吻Jason的肩膀。“你还很性感,这一点也算在内。身材宽大。”他赞许地用手指抚摸Jason的胸膛。

Jason知道他会说实话,但Dic的话仍旧让他纠结起来——他很受宠若惊、不敢相信、疑惑、内疚、渴望——那么多种情感纠缠在一起,他几乎要眩晕。可他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做些什么,所以他只是把Dick抱得更紧一点,然后转移话题。

“我们都在低谷里。在这种状态下的人很容易失去自我。但我想只要我们愿意让自己变得更好,事情就一定会出现转机。一个真正的转机,不是随便说说的。”

“比如?”Dick温暖的气息打在他皮肤上,Jason不得不咽一口唾沫。

“做个计划,为你自己制定一个日常流程,这样你就可以重新学习对东西的记忆——比如把塞子拔下来或者把天然气关掉。”

“我有炉子上你贴的那张超大便条提醒我。”

“是啊,但你需要的不只是这个——计划需要变成习惯性的,就像任何一个日常流程一样。”

“好吧,我们可以试试。我想试试。”

“另外,如果你不想见治疗师,我们可以一起研究你的自助康复书?”谁他妈能够想到是他妈的红头罩提出的这么可笑的东西?多么多愁善感,多么心思细腻,多么傻气?

“好啊,”Dick点点头,“如果你帮我的话。”

“我会的。”

“那你呢?”Dick又用睫毛下的大眼睛看着他了,但他和Jason握在一起的手收得越来越紧,已经到了把Jason弄疼的地步——他的力道是惩罚性的。

“我什么?”Jason收回他的思绪——他在自己的困顿中打滚的时候,也在思考自己对Damian所说的话,思考改变,思考这些话是怎样改变他的,这甚至在他分享给其他人之前就开始了。

他必须接受现状,他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情。

但他可以改变自己,他会适应的。他会熬过这一关的。Jason一直是个幸存者,Dick也是。

他思考自己想要什么,思考他是怎么看待他自己的,思考他是怎么看待他的疑虑、他的内疚、他对他的断腿和不舒服的义肢的憎恨。“我会研究一下关于人体修复的资料。我不再是过去的我,但如果我一定得装着个假腿,它就必须成为我的一部分。它必须由我来设计。它必须为我所有。”

Dick邪恶地笑了。显然他已经被Jason的决定——还有热情——鼓动起来。这是个好主意,Jason已经厌倦当一个受害者了——不管别人怎么想,他从来不是一个他妈的受害者。他是个幸存者。

Dick戳戳他的肩膀。“那,你的新腿会装上可以把人膝盖骨打飞的劲爆机枪吗?”

Jason笑了。“这个嘛,从现在起它会有的。”


现在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TBC




--------------------------------------------

注:1)我会抱着你旋转一圈,宝贝,整整一圈(I'll spin you right round baby, right round):歌词来自英国摇滚乐队Dead or Alive的You Spin Me Round (Like a Record)。这首歌有过许多翻唱版本,原版试听(网页版可见):


附歌词:

If I, I get to know your name

Well if I, could trace your private number, baby

All I know is that to me

You look like you're lots of fun

Open up your lovin' arms

I want some


Well I...I set my sights on you

(and no one else will do)

And I, I've got to have my way now, baby

(and no one else will do)

And I, I've got to have my way now, baby

All I know is that to me

You look like you're havin' fun

Open up your lovin' arms

Watch out, here I come


You spin me right round, baby

right round like a record, baby

Right round round round

You spin me right round, baby

Right round like a record, baby

Right round round round


I got to be your friend now, baby

And I would like to move in

Just a little bit closer

(little bit closer)


All I know is that to me

You look like you're lots of fun

Open up your lovin' arms

Watch out, here I come


I want your love

I want your love


评论(20)
热度(68)
  1. Mijia鮮血幾何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鮮血幾何 | Powered by LOFTER